如果不会碰到你,楚门的世界就这样诞生了

图片 11

《楚门的世界》讲述的故事是建立在媒体技术高度发达的基础之上的。如今,媒体技术正不断地走向成熟,在人们的生活中几乎是无孔不入。于是有了这么一个人,想出了这样的方式,将一个人的一生展现在电视机屏幕上。于是楚门就生活在这个人创造的世界里。
看到快结束的时候,片中那些每天看着楚门生活的人们都为他逃出摄影棚而欢呼,甚至喜极而泣。突然想到,如果没有那么多破绽使楚门发现自己是在镜头下生活的,那么这些观众们,会不会意识到要让楚门回到真实的世界呢?而那个在剧中与他一见钟情的女演员,如果没有与楚门邂逅再被迫分开,会不会主动地告诉楚门,这一切都是假的呢?我看未必。观众始终是观众,他们的情绪是受楚门引导的,而楚门身边的那些职业演员本质上也是观众,因为真正身在其中的人是无法演这样一出戏的,这或许也是那个女演员动摇的原因。或许如果没有这些意外,真人秀将包含了他的一生,从一个婴儿,到一具尸体。
除了足够成熟的媒体技术之外,我认为人们的主观意愿是更为重要的。如果没有人对楚门的生活感兴趣,就不会有楚门的真人秀。人类天生就有一种窥视的欲望,这大概是好奇的一种吧。正是这种欲望使人们对楚门的生活的每一个细节都如此痴迷。生活中的窥视是不道德的,而楚门的真人秀却是公开的,全民参与的集体偷窥,于是人们的道德底线在强烈的欲望面前集体崩溃。但作为一个身处社会中的人,有这种行为也是可以理解的。毕竟,在生活中,又有谁能够跳出生活,做一个旁观者呢。每个人都只能纠结于其中,于是真人秀给每个人以一种成为上帝的感觉,俯视着芸芸众生,又让每个人沉浸其中,因为尽管情节是安排好的,但楚门生活的过程却是一个比普通电剧真实得多的过程。人们在戏外感受着楚门的生活,羡慕他或是同情他,更多的是同感。
如果说观众提供了对这种媒体形式的需求,那么那个叫christof的人就挖掘并满足了这种平日里不会直接表现出来的需求。Christof就是上帝,是楚门的世界的造物者。暂且除去经济收益的因素不谈,楚门的世界或许是他的一次试验,让他过足了造物者的瘾,抑或,他的确是想要为楚门创造一个更安全的世界。如果真的像他自己说的那样,是出于后一种目的,那他一定没有想过,他创造了一个安全的世界,也剥夺了楚门尝试与探索的权力。人的一生,不论平庸还是精彩,都是一个独一无二的试验,一个被别人设计好的人生,即使有再大的成就,也不过是一场木偶戏而已。所以,在楚门到达他世界的尽头,打开通往真实世界的大门,听到造物者的话以后,我有一丝的紧张。我怕他选择留在安全的虚假的世界中,毕竟,那再怎么虚假也是他生活了三十年的世界,是纯粹为了他一个人而建立的世界。幸而他没有过多地犹豫。真相,那段让他迷恋的邂逅以及不愿受制于人的本性促使他走了出去。或许他会发现真实的世界的确不怎么样,或许他会遇到很多困难,然而,谁又不是这样呢?最重要的是他获得了自由,并且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着自由中蕴藏的无限的未知。

这是电影《房间》中杰克说的话。

文|苏诉

文|苏诉

图片 1

于掌握一切的克里斯托弗而言,唯有楚门和自己是真实的。他已经习惯了这部可以说是没有剧本的故事,他习惯了事无巨细地布置一个天衣无缝的谎言。人生也好,喜剧也罢,他的人生早已离不开戏剧,真假早已无所谓。

我只是个戏子,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泪

这是张爱玲的一句话。

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,这句话无论放在哪里都很合适。

我们往往活在真实的世界里,看着别人戏里戏外的故事,流着自己的泪。

影片中,《楚门的世界》这部真人秀节目倍受欢迎,24小时全天播放,时刻都有观众驻足观看,它陪伴着观众入睡,陪伴着观众吃饭,甚至,陪伴着观众洗浴。

观众看的是楚门,看的又何尝不是自己呢?

抛却他的巨星身份,楚门难道不是一个普通人吗?一个没有什么建树,平淡度日,平凡生活的普通人。

他就如同尘世中的每一个人,每一个人都能在他的身上看到似曾相识的自己,在观众眼中,他是巨星,也是平凡的自己。

也正是因为楚门身为演员而不自知,演绎的是真实的自己,所以,才会引起观众的瞩目。

观众在观看节目的同时,窥视着自己的生活。

那么克里斯托弗呢?他亲手摆了一盘棋,操纵着棋子的命运,可曾想过,棋子也有脱离掌控的那一天。

他编了一场戏,用了三十年的时间,从青年到中年,耗尽了半生的时光于摄像头的世界里。

他希望楚门可以脱离他的掌控,也不希望楚门脱离他的掌控,矛盾的存在。

编了一场戏,如上帝般翻手为云,覆手为雨,明明是一个旁观者,却不小心入了戏,比戏中人,还要可悲。

图片 2

唯有楚门,还在追逐着真实。

看了很多真人秀,但我相信再也不会有这样一部真实的真人秀,真实的近乎残忍的真人秀。

可即使再不自量力,我也要还手。

图片 3

但,终归回到了真实,这已值得庆贺。

只有你和我是真实的

“But you and me are real.”只有你和我是真实的。

这是电影《房间》中杰克说的话。

在楚门的世界里,一切都是虚假的,但楚门和克里斯托弗却是真实的。

优雅的上帝克里斯托弗处事不变,游刃有余地操纵着摄影棚,和楚门的世界。或许,他就是想成为一名上帝,在穹顶之下,以一名旁观者的身份,俯视下界臣民的喜怒哀乐,所以,他从容地写好剧本,姿态高贵,俯瞰楚门的悲欢。

而楚门,自出生就在万众瞩目之下,在他不知觉的时候,就已经成长为一名巨星,他是《楚门的世界》里唯一的主角,同时,身为主角,却不自知。

这是一场戏,都是虚假的,可是,于楚门而言却是真真实实地存在着,母亲,妻子,发小,他们都是演员,可也是他的母亲,他的妻子,他的朋友。

真真假假,假假真真,叫人分不清眼前究竟是戏剧,还是真实。

入戏久了,你还可以保证自己可以分得清现实和戏剧吗?

于未发现真相的楚门而言,一切都是真实的。

于掌握一切的克里斯托弗而言,唯有楚门和自己是真实的。他已经习惯了这部可以说是没有剧本的故事,他习惯了事无巨细地布置一个天衣无缝的谎言。人生也好,喜剧也罢,他的人生早已离不开戏剧,真假早已无所谓。

唯有楚门,还在追逐着真实。

图片 4

编了一场戏,如上帝般翻手为云,覆手为雨,明明是一个旁观者,却不小心入了戏,比戏中人,还要可悲。

看完之后,我不禁在想,如果有一天,我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虚假的世界,无论是身边的亲人,还是朋友,亦或者是邻居同事,甚至自己身处的世界,都是一场闹剧,我会何去何从。

我身边的世界是真实的,我身边的朋友也是真实的,故我不能体会楚门的境况。

在这场被设计了三十年之久的旷世真人秀当中,楚门是唯一的主演,他生命中出现的每一个人,都是这场真人秀中的演员,都是克里斯托弗的剧本中的人物,那些楚门以为的真实,却是他人眼中的虚幻。

抛却他的巨星身份,楚门难道不是一个普通人吗?一个没有什么建树,平淡度日,平凡生活的普通人。

很显然,楚门只生活在楚门的世界里,一个被摄像头无孔不入,一个被导演设计好的虚拟世界里。他的出生,成长,死亡,甚至包括喜怒哀乐,都是生活在真实世界里的观众消遣的谈资。他们驻足观看,经历着楚门的成长历程,和楚门一起成长。

看着他脸颊边的伤痕,我不敢想象,他竟能在经历这样的欺骗,这样的人生颠覆以后,还能再说出这句话。

不自量力的还手,直至死方休

听李宗盛的《山丘》时,最喜欢的就是这句歌词,“不自量力的还手,直至死方休。”

看电影的时候,我无数次问自己,如果我是楚门,已知的安逸,未知的刺激,我会如何选择。

我身边的世界是真实的,我身边的朋友也是真实的,故我不能体会楚门的境况。

活了三十年,恍然发现身边的一切都很可疑,同事在自己到了之后开始工作,身为医生的妻子却不懂医,房子周边徘徊着的车辆,还有自己永远无法真正到达的远方……

在发现种种猫腻以后,楚门开始仔细观察身边的世界,并克服心中的恐惧驾船远行。

楚门终于告别生活了三十年的家乡,告别了那个自己都厌倦了的自己,告别过去的一切,下定决心去寻找自己的初恋,却从未曾想过,世界尽头竟是镜头,他历经生死,寻来的真相却是,他所处的世界真的是虚假的。

真相缓慢地揭开,带着残忍向他致意。

楚门:你是谁? 克里斯托弗:我是创造者,创造了一个受万众欢迎的电视节目。
楚门:那么,我是谁? 克里斯托弗:你就是那个节目的明星。
楚门:什么都是假的?
克里斯托弗:你是真的,所以才有那么多人看你。……听我的忠告,外面的世界跟我给你的世界一样的虚假,有一样的谎言,一样的欺诈。但在我的世界你什么也不用怕,我比你更清楚你自己。
楚门:你无法在我的脑子里装摄影机。
克里斯托弗:你害怕,所以你不能走,楚门不要紧,我明白。我看了你的一生,你出生时我在看你;你学走路时,我在看你;你入学,我在看你;还有你掉第一颗牙齿那一幕。你不能离开,楚门你属于这里,跟我一起吧。……回答我,说句话。……说话!你上了电视,正在向全世界转播。
楚门:假如再也碰不到你……祝你早安、午安、晚安……

可即使再不自量力,我也要还手。

他鞠躬,笑容依旧如先前一般明亮,“假如再也碰不到你……祝你早安、午安、晚安……”

图片 5

看着他脸颊边的伤痕,我不敢想象,他竟能在经历这样的欺骗,这样的人生颠覆以后,还能再说出这句话。

我不知道,来到现实世界之后的楚门会怎样,他会怀念那个表面上风平浪静的地方吗?又是否会喜欢这个真实却又冷酷的世界。

但,终归回到了真实,这已值得庆贺。

如果不会碰到你,祝你早安,午安,晚安。

如果你喜欢,可以关注我哦~

图片 6

© 本文版权归作者  苏诉
 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
他希望楚门可以脱离他的掌控,也不希望楚门脱离他的掌控,矛盾的存在。

在发现种种猫腻以后,楚门开始仔细观察身边的世界,并克服心中的恐惧驾船远行。

他编了一场戏,用了三十年的时间,从青年到中年,耗尽了半生的时光于摄像头的世界里。

也正是因为楚门身为演员而不自知,演绎的是真实的自己,所以,才会引起观众的瞩目。

观众看的是楚门,看的又何尝不是自己呢?

看电影的时候,我无数次问自己,如果我是楚门,已知的安逸,未知的刺激,我会如何选择。

在这场被设计了三十年之久的旷世真人秀当中,楚门是唯一的主演,他生命中出现的每一个人,都是这场真人秀中的演员,都是克里斯托弗的剧本中的人物,那些楚门以为的真实,却是他人眼中的虚幻。

图片 7

看了很多真人秀,但我相信再也不会有这样一部真实的真人秀,真实的近乎残忍的真人秀。

图片 8

看完之后,我不禁在想,如果有一天,我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虚假的世界,无论是身边的亲人,还是朋友,亦或者是邻居同事,甚至自己身处的世界,都是一场闹剧,我会何去何从。

而楚门,自出生就在万众瞩目之下,在他不知觉的时候,就已经成长为一名巨星,他是《楚门的世界》里唯一的主角,同时,身为主角,却不自知。

观众在观看节目的同时,窥视着自己的生活。

不自量力的还手,直至死方休

图片 9

楚门终于告别生活了三十年的家乡,告别了那个自己都厌倦了的自己,告别过去的一切,下定决心去寻找自己的初恋,却从未曾想过,世界尽头竟是镜头,他历经生死,寻来的真相却是,他所处的世界真的是虚假的。

他鞠躬,笑容依旧如先前一般明亮,“假如再也碰不到你……祝你早安、午安、晚安……”

我们往往活在真实的世界里,看着别人戏里戏外的故事,流着自己的泪。

影片中,《楚门的世界》这部真人秀节目倍受欢迎,24小时全天播放,时刻都有观众驻足观看,它陪伴着观众入睡,陪伴着观众吃饭,甚至,陪伴着观众洗浴。

真真假假,假假真真,叫人分不清眼前究竟是戏剧,还是真实。

我只是个戏子,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泪

图片 10

优雅的上帝克里斯托弗处事不变,游刃有余地操纵着摄影棚,和楚门的世界。或许,他就是想成为一名上帝,在穹顶之下,以一名旁观者的身份,俯视下界臣民的喜怒哀乐,所以,他从容地写好剧本,姿态高贵,俯瞰楚门的悲欢。

他就如同尘世中的每一个人,每一个人都能在他的身上看到似曾相识的自己,在观众眼中,他是巨星,也是平凡的自己。

图片 11

楚门:你是谁?

克里斯托弗:我是创造者,创造了一个受万众欢迎的电视节目。

楚门:那么,我是谁?

克里斯托弗:你就是那个节目的明星。

楚门:什么都是假的?

克里斯托弗:你是真的,所以才有那么多人看你。……听我的忠告,外面的世界跟我给你的世界一样的虚假,有一样的谎言,一样的欺诈。但在我的世界你什么也不用怕,我比你更清楚你自己。

楚门:你无法在我的脑子里装摄影机。

克里斯托弗:你害怕,所以你不能走,楚门不要紧,我明白。我看了你的一生,你出生时我在看你;你学走路时,我在看你;你入学,我在看你;还有你掉第一颗牙齿那一幕。你不能离开,楚门你属于这里,跟我一起吧。……回答我,说句话。……说话!你上了电视,正在向全世界转播。

楚门:假如再也碰不到你……祝你早安、午安、晚安……

活了三十年,恍然发现身边的一切都很可疑,同事在自己到了之后开始工作,身为医生的妻子却不懂医,房子周边徘徊着的车辆,还有自己永远无法真正到达的远方……

听李宗盛的《山丘》时,最喜欢的就是这句歌词,“不自量力的还手,直至死方休。”

那么克里斯托弗呢?他亲手摆了一盘棋,操纵着棋子的命运,可曾想过,棋子也有脱离掌控的那一天。

我不知道,来到现实世界之后的楚门会怎样,他会怀念那个表面上风平浪静的地方吗?又是否会喜欢这个真实却又冷酷的世界。

“But you and me are real.”只有你和我是真实的。

如果不会碰到你,祝你早安,午安,晚安。

真相缓慢地揭开,带着残忍向他致意。

很显然,楚门只生活在楚门的世界里,一个被摄像头无孔不入,一个被导演设计好的虚拟世界里。他的出生,成长,死亡,甚至包括喜怒哀乐,都是生活在真实世界里的观众消遣的谈资。他们驻足观看,经历着楚门的成长历程,和楚门一起成长。

只有你和我是真实的

这是张爱玲的一句话。

这是一场戏,都是虚假的,可是,于楚门而言却是真真实实地存在着,母亲,妻子,发小,他们都是演员,可也是他的母亲,他的妻子,他的朋友。

于未发现真相的楚门而言,一切都是真实的。

在楚门的世界里,一切都是虚假的,但楚门和克里斯托弗却是真实的。

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,这句话无论放在哪里都很合适。

入戏久了,你还可以保证自己可以分得清现实和戏剧吗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